返回33:叮!您的孩子她爹体验卡已过期  一恍如梦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你以为我快乐吗?虽然坐拥十几亿星元名下房产无数每天出门都不知道要选哪一辆豪车,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但我一点都不快乐。

因为我体会不了普通人的简单生活,我只能在我空荡荡的花园别墅里吃着厨师精心制作的食物喝着昂贵的红酒日复一日的空虚生活。

以上是来自向南同学的凡尔赛发言,实际上这样的生活他觉得……爽爆了。

有车有房,父母双亡,不用工作,还有钱花。这样空虚的有钱生活,向南表示,再给我来一百个这样任务世界,我也不会腻。

这次的世界剧情也超级简单,主角攻意外失忆被主角受捡到,两人共同生活,在酱酱酿酿中感情升温,后来主角攻又意外的恢复了记忆,恢复记忆后回到公司,继承他的亿万财产迎娶主角受,故事HE。

这次世界剧情偏离的点是主角攻一直没能恢复记忆,导致公司被反派弄得一团糟,差点破产。后来主角攻恢复了记忆,想要力挽狂澜只能联姻,HE甜文变成了虐文,这还不算,主角受他居然还带球跑了。

向南想,这不比原剧情刺激多了,甜什么甜,给我虐。这人纯粹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回归正题,这次的任务很简单粗暴,只要让主角攻早点恢复记忆,重新掌控他的亿万家产就行。向南表示这种任务闭着眼睛也能完成好吗,真不知道之前的任务者是怎么搞的,这点小任务都完不成。

而后又喜滋滋的想,可能是那些任务者都太废了,毕竟也不是谁都像自己一样,一登录就是快乐的有钱人,还这么帅。

因为是ABO世界,所以这个世界格外的肉也格外的刺激,向南闲暇的时候就把世界剧情当小黄文看,学到了不少新姿势呢。

由于世界剧情还没开始,向南最开始只能无聊的在家宅着,宅久了其实也挺无聊的,后来有一天他突发奇想,要不要提前到主角受家蹲点呢,早点把主角攻蹲到,把他送回家任务就完成了啊。

至于恢复记忆什么的,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再不行来个电击疗法,敲他的脑壳什么的,总能恢复记忆的。

至于主角攻受的感情,其实……关老子屁事,这次任务又没让主角攻受必须HE,老子只负责让主角攻继续有钱,不负责当红娘。

后来,向南就变成了主角受家小区楼下便利店,药店,成人用品店的老板,这三家店主角受总会走进其中一家吧。

这个想法真天才,不愧是我。

当老板这份职业其实很难,毕竟每天都要开车在别墅和旧城小区那边来回,通勤时间足足三个小时呢,而且司机开车一点都不稳当,尽管有真皮座椅可还是颠的向南屁股痛。

算了,其实司机也挺辛苦的,那他就光荣退休吧,我自己来开车,对了还要换辆稳定一点的车。

今天又是睡过了的一天,十一点才醒,还要去巡视店铺,真是糟糕透了,只想咸鱼在家。

哈欠连天的坐上爱车,一辆超大超帅的越野车。靠近工作地点的的时候向南看见了路边的炸鸡店,突然有点想这一口了,将车靠在路边,走进了炸鸡店。

快乐的一天从炸鸡开始,很快向南就发现了比吃炸鸡更快乐的事情,吃瓜总是让人心情愉悦。一个老大爷倒在一辆黑色的车前,老太太蹲在地上哭天抢地,四个穿着黑西服带着墨镜的男人一脸冷峻的站在车边,显然他们就是肇事者。

咬了一口汉堡,黑西服墨镜,是在演电视剧吗,不对,这个世界可是堪比电视剧的狗血。不过,这身打扮穿在肌肉男身上是真的不错,有点帅哦,他们是哪家安保公司的,想请一个最帅的给我当保镖。

一口一口,看着热闹吃汉堡,同样看热闹的人还有不少,严严实实将肇事者和老头老太太围了一圈。

“嗝~”打了一个嗝,向南看着还有不少的薯条和炸鸡块,有点可惜,战斗力不行了啊,以前可是能一个人吃掉两个全家桶。

看到老头颤的厉害的眼皮,再看看老太太光打雷不下雨的演技,向南给了一个差评。但是戏还是可以接着看的。

直到碰瓷的老头老太太被那四个男人架走,向南还有点意犹未尽,希望天天都有这样的热闹看。

摸摸包,发现并没有车钥匙的踪迹,咸鱼脑子忘记车钥匙还在车里了。轻松拉开车门,然后坐了进去,班还是要继续上的。

车内的音响响的欢快,向南快乐的哼着歌儿,轻松地摇晃着身体。得意快乐的家伙完全忽视了空气中那一丝异样的淡香。

将车开进停车场,拿着钥匙就下了车。一直工作到下午三点,其实

就是在便利店里打了好几把游戏。

浑身赤裸的缩在后备箱里,尽可能的收敛呼吸,放缓心跳,他想那针抑制剂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失效,只要自己小心一点,应该不会被发现。

明明打了抑制剂的,为什么还是会被引诱。林寒渊不解。

呼吸全被这种味道占领,明明知道该清醒一点,但真的好想好想靠近。冷白的面庞上沾上了暧昧的酡红,湖绿色的眼睛一点点染上更深的颜色,牙齿紧紧地咬着唇瓣。

向南心心念念的鲜花饼是在五天后吃到的。

仰躺在躺椅上,身边的白色小几上放着一壶红茶和几块美味的小点心,遮阳伞的位置放的正正好,既不会让太阳照的看不清手机屏幕,也不会完全隔绝温暖的阳光。

当然这样的惬意温度并不适合玩手机,更适合昏昏欲睡,就在向南半梦半醒之间,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饶了向南的耳朵。

完全不知道要被带到哪里,接下来该怎么生活也是一片未知,阴暗下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阴霾,如果抑制剂失效了,自己该怎么办?

淡淡的让人觉得浑身清凉的薄荷香混杂着一点点奇异的草药味道在车里蔓延着,一寸寸的逼近后座,温柔强势的裹挟着林寒渊的身体,企图唤醒他身体里的情欲。

不速之客躲在车的后备箱里,后备箱的空间不算小,容纳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也并非难事,但随时可能被发现的恐惧感还是让男人缩在后备箱里动都不敢动,努力的蜷缩起四肢。

舌尖除了品尝到可乐的味道还尝到了一点带着酒味的香,疑惑的看了看可乐,难道可乐放久了,变味了?

车主也是个Alpha,林寒渊想,虽然向南身上的信息素味道很淡,但他还是闻到了那股令人上瘾的味道。如果不是这个味道,浑身赤裸忙于奔逃的Omega是不会轻易想要上这辆车的。

打开车窗的向南默默做了一个决定,明天还是早起去做个身体检查吧,年纪轻轻就呼吸困难这可不是好征兆,我的上亿家产还没开始挥霍呢。

牙齿紧紧的咬着手指,像翡翠那样深绿的眼睛染上了湿意。

不管了,一会儿扔掉好了。

工作结束,可以回家快乐咸鱼了。

从前让人清醒的疼痛在今天奇异的失灵了,明明唇瓣还是痛的,但还是很想很想靠近。

事实上第二天,向南并没有按他想象的那样早起去体检,他又在床上睡到九十点钟。

这天向南很愉快的给自己放了一天假,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更舒服,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时间,就很适合在花园里吃下午茶。

向南可不知道车里藏了一只大猫咪,他只觉得车里的味道悄悄变得奇怪了,车载香水的味道混合着炸鸡可乐的味道还混着一点点若有若无的酒味。奇奇怪怪,怎么会有酒味呢?

新鲜空气的进入不仅让向南好受了许多,藏在后备箱的林寒渊也舒服了一些,总算不是被那撩人的信息素紧紧包裹了。昏昏沉沉的大脑总算是重新开始缓慢运转。

他是见识过那些Alpha的疯狂的,处于发情期的Omega落到Alpha手上显然讨不到任何好处。

有点绝望,难以想象如果自己被车主人发现,那迎接自己的是什么,强行标记或者被强奸,被标记了的Omega会被人随便玩弄的。

当后穴不自觉的蠕缩,干燥沁出几分湿意的时候,林寒渊知道,自己错了,不应该爬上这辆车的,车主人有毒,让人上瘾的毒。

乖乖卷在腿上的黑色长尾巴不自觉的缩紧,紧紧的缠在腿上,毛茸茸的尾巴尖一摇一摇的,耷拉在黑发间的黑色三角耳朵也兴奋的立了起来,敏感的颤抖着。

下班的殷切心情让他忽视了放在车里的薯条炸鸡少了一些,快乐的拿起可乐喝了一口,嗯,有点不对劲。

推开阳台的窗户,看着远处层层叠叠的翠绿,心情一片大好,自己花园里的玫瑰今天开的不错,向南想,可以去采一些来做鲜花饼。

懒洋洋的打着哈欠朝声音出现的地方看去。嗯?他颇为看不懂的装饰灌木丛浓密的枝叶之间冒出了一截黑色,毛茸茸的在阳光下摇摇晃晃

将车开进车库,拿着炸鸡可乐便下了车。过了好一会儿,林寒渊才小心的动了动,身体维持一个姿势太久都僵硬的发麻了,又过了好一会儿林寒渊才缓过来。

明知道靠近Alpha会变得不幸,但是这个Alpha的信息素太令人上瘾了。

车里的空气好像变得有些稀薄,浑身开始有一点点发热,呼吸稍稍有些急促起来。这也没有开空调啊,难道是我病了?

很是可爱。

像是无聊的生活刷的冒出了一点火花,向南稍稍坐直了身体,一手撑在躺椅的扶手上,朝灌木丛的方向微微倾身。

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一截黑色的毛茸茸,不是狗狗,好像是猫儿,尾巴这么粗,应该还是只肥猫儿。

脑补出一只肥敦敦,张扬的脑袋翘起尾巴,走猫步的时候肥肥的小肚子一抖一抖的黑色猫咪形象。猫咪眼睛里应该写满了骄傲,仿佛在说,臣服于我的美貌吧,凡人。

“哈哈。”不由的被脑补出的画面逗笑了,慵懒的脸上出现了盛大的笑意。

只见浓绿灌木丛上的那一小截尾巴突然一动不动了,像是被向南的笑声吓到了一样,尾巴尖儿向下耷拉着颤抖着,看着有些萎靡可怜。

“尾巴露出来了,咪咪。”含笑的声音,最后那一声咪咪尾音不自觉的带着拖长的亲昵感,唤的格外的撩人。

只见那黑尾巴飞快的收回了灌木丛,灌木丛里又是一阵窸窸窣窣,响动之后是长久无声,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是在装死吗?还听得懂人话,真是只聪明的猫咪。向南想,要不自己养了它吧,有这只肥敦敦在,感觉心情也变好了呢。

勾搭陌生猫咪的第一步是什么来着?投喂。

向南起身去厨房找火腿肠去了,猫咪应该会吃这个吧。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远,灌木里蜷缩的男人松了一口气,机警的立着的耳朵也稍稍松懈了一些,耳朵不安的颤动着,看起来超级可怜。

此时的林寒渊相较五天前的他还要狼狈不少,偷了一件衣服总算是不再浑身赤裸了,但身上青青紫紫的淤青血痕多了不少,甚至他的脸上也多出了两条血痕,嘴唇苍白干燥的起皮,精神更是萎靡了不少。

虽然是在初夏,但晚上的气温还是很低,只穿着一件单薄衣服的男人每一个黑夜都是难捱的。

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林寒渊并不羸弱,五天的时间足够他过得比现在好一点,至少他应该早就离开了别墅区,但事实上林寒渊还在这里徘徊。

他舍不得,舍不得拥有好闻气味的向南,理智告诉他该离开,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在这里徘徊生存。他过得艰难,没有水没有食物,但莫名的不想走。

或许除了因为恋上了向南的信息素,还因为是向南带他逃脱了危险的境地,雏鸟情结作祟,他本能的想要依靠向南。

或许应该趁那个人离开的功夫逃走的,如果被发现了会很糟糕,但是……他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吧,现在逃走太危险了,而且他应该是个好人。

警惕的猫咪说服自己继续心安理得的缩在灌木里,透过层层叠叠的灌木,他看向了躺椅的位置,小几上放着的碟子诱惑着他,诱惑着他的胃。

肚子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他饿了,五天以来并没有吃什么东西,喝的水也不干净,但幸好他娇弱的肠胃在近三个月的囚禁生涯中适应了一切坏的东西。饥饿再也不是可怕的东西。

事实上很快向南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两根火腿肠,其实在不确定猫咪吃不吃火腿肠的时候拿一根就好了,但是想到粗尾巴的肥猫咪,向南又觉得一根火腿肠肯定不够猫咪吃,所以拿了两根。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对的,一根火腿肠确实不够猫咪填肚子。

他又回来了,他还朝自己走过来了。害怕被发现的林寒渊想往灌木的深处缩了缩,但是身后已经是墙角了,他已经缩到底了,在动就会被发现。

灌木丛动了动,而后又恢复安静。肥猫猫在害怕,向南拿着火腿肠蹲在灌木丛前面,害怕猫儿更害怕也不敢去直接扒开茂密的灌木。

并不脏,但向南还是很有仪式感的将装点心的碟子放在灌木丛前,碟子里放着两根剥好的火腿肠。

听着脚步声走远,林寒渊松了一口气,动了动蜷缩的手脚,僵硬的难受。看着不远处碟子里的火腿肠,那个人其实挺好的。

………………

随手将钥匙扔在茶几上,手指按着胀痛的额角,主角攻到底什么时候才出现啊。如果主角攻早点出现,自己就可以早点开启无忧无虑的咸鱼生活。有点烦哦。

这一天向南并没有想起自己投喂的肥猫猫。第二天才想起灌木丛里还有一只肥猫猫。

花园里放着的碟子里已经没有那两根火腿肠了,看来咪咪把它叼走了,再次蹲在灌木丛前,低声叫着,“咪咪,咪咪……”

侧耳去听灌木丛里没有一丝动静,难道咪咪走了?

向南少不得又是满心的失落,又想咪咪搞不好是附近谁家偷跑出来的猫儿,应该回家了。

后来两天,向南没见到咪咪。第三天,向南如常准备来蹲一蹲咪咪,这次灌木丛在动,试探的唤了一声,“咪咪?”

灌木丛再次恢复平静,过了好一会儿,向南正在失落,灌木丛里突然发出了一声沙哑的回应,“喵~”

林寒渊红着脸,眼睛也红了,耳朵不安的抖个不停,毛茸茸的尾巴尖也是贴在腿上摇啊摇。

看来咪咪不经常叫,叫的可真生疏,不过……它的叫声挺好听的。

“咪咪,你前两天都去哪儿了啊?你饿了吗?”向南显然很高兴,歪着头,似乎想透过灌满的缝隙窥探一下咪咪的盛世美颜。

林寒渊紧张的眨眨眼,脸很烫,太羞耻了,“喵喵~”

后来向南过上了有猫的日子,花园里经常摆着猫粮,猫条,猫罐头,但是咪咪好像更喜欢火腿肠,对了他还给咪咪订做了一个水盆,淡蓝色的水盆上写着咪咪两个字。

虽然他没见过咪咪,也不算没见过咪咪吧,他又看见了咪咪的黑色尾巴,还有咪咪的黑色耳朵。

一抖一抖的耳朵好可爱哦,只不过咪咪的脑袋好像挺大的,它只是大咪咪,叫声很沙很好听的大咪咪,应该还是只公猫。

不知道咪咪有没有绝育。向南在想什么可怕的东西。

这天向南在灌木丛外闻见了一股很淡很好闻的酒香,带着点苦味又很香醇,有点上头。

“咪咪,你偷喝谁家的酒了吗?”向南细细的探寻着那点香味,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也在躁动,一股强势的带着一点凛冽的清新感的薄荷混草木香味在空气中蔓延。

林寒渊的肌肤在一点点发疼,后颈上那个硬币大小的腺体也在发热发烫,浑身的血液也在奔流躁动。那针抑制剂正在开始失效,林寒渊想,这可太糟糕了,他得离开这里,但是他需要Omega专用的抑制剂。

当天夜里向南睡不着,他有欲望了,两针抑制剂都没办法让小兄弟安静下来,只能是身体兴奋,精神疲惫的撸啊撸。Alpha怎么可能抵抗天性呢,被Omega引诱是不可避免的本能。

早上一推开窗,花园里的信息素一股脑儿涌向鼻腔,向南几乎是一瞬间硬了起来。看见兴奋的小兄弟,向南一脸懵逼。

这是咋了?自己应该还没到易感期吧。

翻开床头柜找了一剂强效抑制剂,打进了身体里。过了一会儿,身体的躁动才暂时平息。向南擦了擦额上的汗,Alpha不好当啊,还不如当个Beta。

那香味是怎么回事?向南到这个世界两个月,还没有闻到过属于Omega的味道,所以分辨不出来也是正常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