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章:狗向南不做人  一恍如梦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向南抽出阴茎,粗长的阴茎上裹着一层半透明的黏腻,马眼处滴下一滴精液来,拉出一根细长的银丝。

没有阴茎的阻挡,一大股性液混合物从裴闵的后穴里涌出,淅淅沥沥的从穴口滴到地上,有一部分顺着裴闵的腿根往下流,划出一道蜿蜒色情的湿痕。

裴闵的整个股间一塌糊涂,又湿又滑全是精液肠液还有润滑剂的混合物。被摩擦的深红浮肿的后穴先是张着手指粗细的圆洞,从孔洞往里看,能看见淅淅沥沥不断涌出的性液和殷红的内壁。过了一小会儿,那被肏的有些迟钝的小洞才慢慢的回缩合拢,只留下一条虚掩的缝隙。

向南掰开裴闵的臀肉仔细的看了看,后穴微微合拢,只是有些浮肿和摩擦充血,流出的性液里也没看见血丝之类的东西,放下心来。

裴闵趴在办公桌上一动不动,如果不是他的身体偶尔因为高潮的余韵而抽搐颤抖,喉咙里偶尔会发出几声难耐的呜咽呻吟,向南还以为他被肏晕了过去。

向南抽出纸巾,擦拭着阴茎上的性液,还是有些黏糊糊的,不太舒服。

拍拍裴闵的屁股,“你缓过来了吗?缓过来了,就穿好衣服出去。”

瞧瞧,这是什么绝世狗男人,人话都不会说了。若是旁人将一个男人肏成这样,肯定会温柔怜惜,体贴有加,而不是像向南拔吊无情,匆忙赶人。

裴闵的身体被刺激的又抖了抖,后穴里的嫩肉又酥又麻还处在高潮的余韵中,激动的收缩绞紧挤出了不少的淫液。

他还是有些不清明,浑身发软,脑袋晕乎乎的,像是喝了高度白酒,略有些迟钝的眨眨眼睛,眼角带着泪痕,眼里像是笼着一层水雾,少了之前的精明和锐利,多了几分柔和和迷糊。

两鬓和脸颊上全是汗渍,唇边也全是涎水,浑身上下被情欲熏出了不少的汗,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几分钟之后,裴闵的意识终于回归了,此时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他直起上半身,双腿又酸又软,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腰部也没什么力气。

随着他的动作,后穴又涌出一股温热的液体,这些液体顺着他的腿根往下流,裴闵脸一黑。

“艹,混蛋。”又被内射了,说好的不内射呢。裴闵此刻心情极为糟糕,恨得想砍人,恨得倒也不是向南内射的举动,而是被内射以后,走回去的时候精液流出来会很难堪,而且清洗也很麻烦。

用纸巾擦干净腿间的淫靡,又用纸巾垫了厚厚的一层在内裤上,才穿上内裤,勉强将自己收拾好,穿戴整齐。

忍着身体的不适将办公桌和地面上的水渍处理干净,刚处理干净,便听见了某种动静,耳朵抖了抖,看向那扇红棕色的门。

向南穿着一件薄薄的白体恤一条短裤从休息室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张白色的毛巾擦着头。

单薄的白体恤衣领处沾了些水,贴在身上,透出肌肤的颜色,健康劲瘦的身体若隐若现,格外吸引目光,修长的脖颈喉结凸起,自然的上下滚动。潮湿的乌发凌乱的耷拉在额头,看起来有几分柔软。

裴闵看着不免有些发痴,虽然他骂了向南许多遍,但他不得不承认,向南真的很帅,是那种很有少年感的帅。这张脸这身材简直长在了裴闵的审美点上。

能让裴闵心不甘情不愿的勉强选择献身,除了向南监狱长的身份,这张脸也占了很大的便宜。

“咦,你还没走呀?”向南若是不说话,那就是裴闵喜欢的类型,若是说话,裴闵心里就恨不得把他八辈祖宗一起拉出来骂。

听听这话,人言否,就问人言否。

裴闵觉得向南忒不是人了一点,用一种看畜生的眼神鄙夷的看着向南,“老子不像某些人,爽过了就走,还是要处理一下事后的。”

向南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从窗口往外看,正好能看见监狱里大操场上的情况。窗外吹进一股凉风,将屋内的情欲味道驱散了一些。

“哎呀,蜜糖,真贤惠。”笑眯眯的靠在窗边,看着裴闵,毫不走心的一声夸赞。

裴闵表情又是一冷,语气不善,透着几分抓狂,“你叫谁蜜糖呢?”

“你呀,要不是你年纪稍微大了一点,我对你的爱称就是小蜜糖了。是不是听着很甜?”向南笑的纯良,眉眼懒懒散散,语气带着明显的调戏和揶揄。

“呵呵。”裴闵呵呵两声,表达自己的心情。这种黏糊糊的称呼,恶心死了。

“你收拾

裴闵皱起了眉头,“我的腿不用他看,我自己心里有数。”

向南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站在窗口眺望,还算好的眼神远远的瞧见大操场的一角有一堆犯人聚集。

裴闵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往外走,嘴里骂了一声,“狗东西。”

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两人应该没什么关系,也绝不可能是同一个人,毕竟主角攻是绝不可能献菊做受的。那可是大佬啊。

不以为意的挪开了目光,在这座监狱,拳头就是硬道理,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霸凌这种事情时刻都在发生。管不着,也没法管。

向某人怀揣着各种思绪陷入了梦乡,裴闵这边就难受得多了,他一个伤残,要将身体上所有的残余性液给清理干净,还要将后穴里的残余液体给弄出来。

虽然向南给了裴闵不少优待,但是活还是要干的,哪怕只是最简单的活计。

傍晚,裴闵干完活走回牢房的时候,瞧见牢房门前有两个家伙靠在门口等自己。

擦干头发,打了个哈欠,走回休息室,瘫在了床上。

如果向南知道此刻在操场上正在被霸凌的的对象是谁,他一定会飞奔到操场,解救这个可怜的人儿。毕竟那可是主角受呢。

裴闵被若有似无的挑剔目光打量着,暴躁的情绪呈几倍攀升,心里翻来覆去的骂了向南几百遍。

“你带他来这里做什么?”裴闵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话说主角攻进来没?什么时候查查档案,要是进来了,那可得去围观围观,那可是黑道大佬呢。

厕所里的洗手台太小施展不开,裴闵只能到外面洗衣服,洗衣服的地方在走廊上,裴闵站在洗衣台前,清洗着衣服裤子,旁边还有人阴戳戳的偷窥。托某位龙哥的福,裴闵被监狱长看上的事情已经在监狱里小范围传播了。

季苏越被看的浑身发抖,脸色发白,但还是凭借着一口气直挺挺的站着任由裴闵打量,“我很有用的,内伤外伤都有涉猎。您的腿伤,我也能帮忙的。”

手下欲言又止的看着裴闵,然后凑到裴闵耳边小声的说,“老大,您就看在我的面子上收留他吧,他是我初恋的弟弟,进来也是因为看见我初恋被欺负,失手杀了人。”

季苏越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下了,终于不用再担心被那些犯人骚扰了,他怯怯的看着裴闵英俊的眉眼,心里充满了感激,“谢谢您。”

将衣服洗干净拧干之后,裴闵还下意识的做贼心虚的闻了闻衣服上的味道,鼻尖全是洗衣粉的劣质香味。这样的味道却让裴闵满意,总算没有那种味道了。

睡着之前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蜜糖姓裴,主角攻好像也姓裴,叫裴……好像是裴闵。蜜糖也是混黑的,这两人该不会有什么关系吧,又或者是同一个人?

好了吗?收拾好了就走吧。”向南就是这么狗。前一秒还蜜糖小甜甜,后一秒就赶人家走走。

好不容易忍着心里的异样将身体打理干净,又要马不停蹄的将穿的衣服裤子给洗了,上面的味道也很重,有经验的人一闻便能闻出来。

那手下讨好的看着裴闵,“老大,这人以前是医生,我找他来给您看看腿。您看能不能留着他,以后用得上。”

原世界剧情里,这位衷心的手下算是痴情男二,一直痴心于主角受,对他各种保护,还让主角攻吃了几回醋呢。说是痴心男二,其实也有点像是个工具人,世界剧情里戏份也不多,每次都是在主角受需要的时候出现提供帮助,也作为提升攻受感情的升温剂。

打着石膏又不能洗澡,只能用湿帕子擦拭身体,可是光用帕子擦,裴闵总觉得没擦干净,就好像身上还残留着那些气味暧昧的性液。

我还没见过活的黑道大佬……

“谢我做什么,要谢就谢他吧。”裴闵面对季苏越怯懦感觉的目光,心里总泛起一种古怪的感觉。

裴闵微微眯起了眼,上下仔细的打量着季苏越,锋利的眼光像是剐肉的刀子,一层层的剐着季苏越的身体,企图看清他的一切。

虽然不是很想庇护这个看起来很弱鸡的家伙,但是看着手下如此衷心,在这里又确实需要一点自己人的份上,裴闵思量再三还是同意了,“你想保护他,就保护他吧。”

嘭的一声,重重的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迎着各色目光回到自己的牢房。

走近一看,两个自己都认识,一个是自己的手下,另一个是上次来找自己寻求庇护的家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